美國國務卿克裡與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
  【環球時報駐英國、美國特派特約記者 黃培昭 蕭強 柳玉鵬】“克裡和拉夫羅夫先是在美國駐法國大使官邸外的草地上漫步,然後坐在木凳上隨意交談,半個小時後,他們愉快地走進室內,開始兩個半小時的正式會談”,美國《華盛頓郵報》14日這樣描述美國國務卿克裡和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當天在巴黎的“成功會晤”。克裡在會後宣佈,美俄將在打擊IS領域互換情報。評論認為,這是美俄關係因烏克蘭問題惡化半年來,首次出現解凍信號。歐盟方面同樣對俄羅斯發出示好信號。據英國《泰晤士報》15日報道,歐盟駐俄羅斯大使維烏薩科卡斯日前透露,如果烏克蘭東部地區局勢能夠平靜下來,歐盟將考慮在本月晚些時候取消對俄羅斯的製裁。不過,歐美和俄羅斯輿論普遍認為,烏克蘭問題無法解決,這一前景實現仍有難度。
  據《華盛頓郵報》稱,克裡14日在和拉夫羅夫會談後單獨舉行的記者會上表示,儘管美俄兩國關係因烏克蘭問題跌至冷戰後低點,在一些領域存在明顯分歧,但雙方“有責任”共同尋找全球問題的解決方法。克裡強調美俄兩國在尋求應對“伊斯蘭國”方面的共同立場,“我們都認識到必須摧毀並從根本上打敗‘伊斯蘭國’,加強情報共享”。俄塔社15日報道稱,拉夫羅夫在會晤後對記者表示,俄美之間的分歧依然存在,但應該繼續對話。他強調,俄羅斯與美國可以為解決全球性問題相互協作,“首先是同恐怖主義的鬥爭,恐怖主義在中東和西非的廣大土地上成為主要威脅。其次,我們願意參與對抗埃博拉病毒的國際努力。”他還向克裡表示,有約500名來自俄羅斯的武裝分子加入了“伊斯蘭國”組織。
  《紐約時報》顯然對美俄走近非常不滿。該報15日的文章不滿地提醒道:就在6個月前,俄羅斯吞併克裡米亞後,奧巴馬政府曾宣稱其目標是“孤立”俄羅斯總統普京。但14日,俄美兩國外長在巴黎舉行了長達3個小時的會談。報道稱,拉夫羅夫的發言人在社交網站上發佈了兩張照片:“計劃是這樣”和“結果是這樣”。第一張是空蕩盪會議室里,克裡和拉夫羅夫的名牌後空無一人;另一張是兩人在室外“撇下助手、促膝長談”。文章引述大西洋理事會高級研究員尤立科的話稱,烏克蘭問題沒有解決,美國和俄羅斯在其他領域的合作也不可能成功。
  歐盟方面似乎也在向俄羅斯釋放善意。俄塔社15日報道稱,歐盟駐俄羅斯大使維烏薩科卡斯14日表示,如果烏克蘭東部地區的衝突穩定下來,歐盟方面的條件得到滿足,歐盟將考慮在本月底取消針對俄羅斯的製裁措施。此前,歐盟外交消息人士表示,本月23—24日舉行的歐盟峰會上可能根據烏克蘭局勢發展提出逐步取消對俄製裁的程序。對此,俄羅斯國家杜馬國際事務委員會主席普什科夫表示,在近期內期望歐盟取消對俄羅斯製裁是不現實的。俄羅斯《生意人報》15日引述俄政治學家斯維亞堅科的分析認為,沒有必要嚴肅對待歐盟方面的這一聲明。他認為,要取消對俄製裁,歐盟會要求俄放棄對頓巴斯地區的支持,甚至會要求放棄克裡米亞。雖然就當前形勢看,製裁對歐盟是十分不利的,給歐盟造成了重大損失,但作為歐盟的主要盟友美國不會允許歐盟邁出這一步。
  “美國和歐盟突然向俄羅斯伸出橄欖枝,讓人不可思議。就美國而言,是因為它在打擊‘伊斯蘭國’的進程中遇到了麻煩和困難,不得不借助俄羅斯的力量走出黑暗的隧道;而對歐盟來說,對俄羅斯不斷實施和加深製裁的雙刃劍已經傷到了自身,不得不找個藉口收手”。“阿拉伯新聞網”15日評論稱。文章認為,克裡與拉夫羅夫在巴黎的成功會晤跨越了烏克蘭分歧。除了美國、歐盟有求於俄羅斯,俄羅斯自己作為在中東地區有影響的“玩家”,不可能置身事外,眼見著美國及其盟友對IS開戰,俄羅斯難免有被“邊緣化”的“焦灼感”,而現在美國、歐盟有求於自己,正好是重返中東、再介入地區事務的切入口,既答應了美歐的請求,又可緩和、鬆動甚至最終解除來自西方的製裁,對俄羅斯來說何樂而不為?
  俄總理梅德韋傑夫15日接受美國CNBC電視臺採訪時稱,俄美關係在美對俄製裁的背景下不可能得到改善。對於打擊IS問題,他稱俄羅斯不逃避打擊恐怖主義,但對抗這些威脅應基於國際社會協商一致和統一立場,而非某個國家政府的決定。而在美國國內,越來越多的人要求加大對IS的打擊力度。據法新社15日報道,美國NBC 和《華爾街日報》聯合進行的最新民調顯示,41%的受訪者認為應該出動地面部隊配合空襲,對IS實施打擊,高於9月民調時的34%。
創作者介紹

Paris

yq96yqlmq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